博客开通
博客名称 :
博客昵称 :
自我介绍 :100字以内

信息标题
没有提示信息
用户登录
Cookie :

页面设置

正文

掣肘和突破

2013-04-08 09:04:23
分类:学期汇报

 

北大著名的钱理群教授退休后扎根中学教育十年,他从理论到实践到深刻体悟:在现代中国,不跟应试教育绑架的教育几乎寸步难行。这位可敬的老先生,在十年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不屈“斗争”后,宣布退出教育,但还会在“教育之外观望教育”。十年的基层教育经历让他认识到,中国的教育改革不能只是停留在方法技术层面,而应该从教育体制上连根拔起;而改革是个系统工程,教育体制的改革又必须和其他社会改革配套实施。这篇《钱理群告别教育》的文章我连看三遍,对教授“丰富的痛苦”实在是感同身受。教授在现代中国的教育舞台上是个举足轻重的人物,但他的经历也同样印证了一个道理:在体制面前,人是多么渺小;跟体制较量,如同蚍蜉撼树!

但我们依然对蚍蜉敢于撼树的精神表示钦佩!我们不可能等着别人改革好了,然后坐享改革成果!事实上,常识告诉我们,如果谁都在观望等待,谁又可能白吃白喝呢?做和不做一定有本质区别,我们必须要行动起来!

鉴于这样的思考,我校选定2012级高一(2)班作为课改实验班,开始了摸石头过河般的课改探索之路。课改得到殷永德校长和薛亚春副校长的大力支持,由教科室郭瑞春主任和教务处费胜英副主任主要负责。在暑期,就高一2班的任课教师队伍、班主任人选、班级硬件设施的配备、课改的形式及可能遇到的困难等事项,我们都进行了较为周密的思考。

在近一年磕磕绊绊的课改行进过程中,我们本着求真务实的精神、踏踏实实解决问题的原则,做了如下工作。

第一、                 召开任课教师会议。我们在20129月份、11月份召开两次任课教师会议。会上,老师们都畅所欲言,将自己的尝试、困难、困惑和改进设想作了毫无保留的交流,大家相互启发和学习,既找到了团队归属感,也增强了继续前进的信心。

第二、                 给学生开班会课。郭主任和费主任于201210月份给高一2班全体学生开了一次班会课,将学校为什么选择高一2班作为课改实验班、为什么一定要课改、作为学生如何很快地改变意识、珍惜机会,老师们协同将这一场光荣的战役打好等问题跟学生作了交流。并听取了同学们的一些中肯的意见和建议。

第三、                 课改组外出学习。201212月份我们全体课改组老师赴新区文昌中学学习课改经验。文昌中学领导给我们作了详尽的介绍,他们的学校文化、班级文化、小组文化建设深深震撼了我们,我们深刻感到课改任重道远。

第四、                 跟学生谈话。20129月份和10月份,费主任还分别找了高一2班两位很有见地的学生袁园和袁博谈话,从学生的角度获得课改灵感,两位学生的确也给了老师很多启发。

第五、        任课老师开设展示课。201210月份、11月份,郭瑞春老师、费胜英老师、朱建宏老师分别开设展示课,课改组全体老师参加听课评课,不断地找感觉,摸路子。

第六、                 课改展示与论坛活动。2013年三月份和四月份,高一2班全体课改组老师各开一节展示课,全体行政、全校教研组、高一备课组长和35周岁以下的青年教师都要参加听课。并就此开展了一次以“星星之火……”为主题的课改论坛。在论坛上,以数学科目祁正国老师的一堂《数列求和》展示课为切入点,大家畅谈了对课改的理解、收获、存在的困难及突破方法等。

     接下去,我们思考的是,如何将课改更好地坚持下去?课改走到今天,我们真切地感到课改面临的巨大阻力和困难。高中课改面临了学段、学科、高考压力等现实难题。我们将如何突破?首先,我们回顾一下当初我们设立的课改目标和设想的一些困难和解决措施。

一、    课改目标

“提高学生自主学习能力”

“培养一批有意识、有能力的课改先行者”

二、    存在问题及应对措施

教师层面

1目标不清晰,意识不统一,理念不先进,意志不坚定。

措施:教科室和教务处找课改材料,共同阅读,明确目标,统一意识。

②相互听课、评课。实实在在解决问题。

③各位老师自发寻找相关材料进行研究,并结集共享。

④每堂课写好教学后记。后记内容包括课堂感受、优点和不足、改进措施等。要有课题材料意识。

⑤按需碰头,经常切磋。

总之,广开言路,集思广益,相互勉励,共同进步。

2课堂推进中的具体困难。

①要花大力气不厌其烦地对学生和家长进行渗透,明确目标、统一意识、改变习惯。要讲方法,拼毅力。不仅仅是班主任的工作,需全体科老师共同努力。

②课堂组织形式上必须是分组讨论。这里涉及到自习课和晚自习的纪律问题。班主任在纪律管理上要动脑筋。

③课改目标是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加上课时紧张,所以一定要重新整合教材,以问题为载体进行教学。所以教师务必精心备课,设计高质量的问题,以引领学生思考,提升学生思维品质,并能牵一发而动全身,回归教材,掌握知识。每堂课都设计精品问题,预学案的设计主要在质不在形。这对老师是个严峻的考验。同时,因为整合教材,对试点班级平时的考试也是考验。

④关于作业布置,涉及到难度、配套性、针对性以及课堂中和课后布置量的比例等。作业的质和量会直接影响学生预习、复习和阅读的安排。所以,教师要在作业的质量上严格把关。

⑤关于课时分配。一是本学期总课时要心中有数。二是40分钟的课时如何分配算合理。40钟包括老师讲评、学生讨论、成果展示、老师总结若干环节。学科又各有特点。我们只能在摸索中前行。本着这些环节基本要有的宗旨,各科老师实践总结吧。

学生层面

主要是旧有的学习习惯和思维模式的羁绊。这跟老师存在的问题是一致的。只有用教师的改变带来学生的改变,用教师的持之以恒带动学生的持之以恒。

家长层面

要不断跟家长进行有效沟通,阐明课改的必要性和重要性。将每一次家长会当成培训会和探讨会。内容要精心准备,但家长会的形式和次数可以不拘一格,按需进行。

总之,改革的关键在教师。而改革是个系统工程,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改革必然有风险,改革必然很困难。在现实的教育生态下,我们又不能大张旗鼓。所以,先期的改革我们只能试点、微观、低调地在尝试中进行。另外,一是高质教师的稀缺,二是课改涉及方面很多,所以目前只能有一个试点班。上面是我能想到的一些问题,请薛校长把关,支持。

回顾过去,展望未来:

第一、课改的目标不变。“提高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培养一批有意识有能力的课改先行者。”

第二、课改大环境没变,但小环境有可喜变化。高考的残酷竞争让我们每个人都输不起。其“知识立意”向“能力立意”的转变只能说明改革的必要性,但分数的残酷较量让我们的改革如履薄冰。我们的改革其实功利色彩相当浓厚,所有的“能力和素养”还都要服务于得“高分”这个现实需要。这个“戴着镣铐跳舞”式的课改让我们老师承受着巨大压力。草根式改革没有依拖注定了脆弱。但可喜的是,来自区教育局的声音说,教务处解决的是教学的“标”,教科室解决的是教学的“本”。这个声音的传出,是不是让我们可以相信,我们这些草根会有些许依靠呢?当然,没有依靠,我们照样得干!

第三、课改的关键是教师。课改的最大阻力和最大助力是教师,这是毫无疑问的。就学生而言,学生的可塑性是很强的,虽然要将十多年的学习习惯和思维定势扭转过来并非易事,但相对于教师的几十年的习惯,其改变要容易得多。所以,相信学生之前,恐怕更需要相信自己。教师显然要花更大的力气改变自己,才可能去改变别人。至于来自家长的阻力,事实上要比想象的小得多。我们不能忽略现在家长的群体已是70后居多,这个群体其意识相对于60后已经进步不少,其对当前中国教育的弊端也有较多了解,所以家长群中有不少“高端人士”其实是支持教育改革的。当然,我们知道,来自家长的阻力较小,也跟本学年本班历次考试的成绩并不差有关系。成绩不差甚至有几次考试很好,不能简单归结为就是课改的成果,这个说法我们坚决反对。因为课改没这么容易,这一点我们很清醒。但能说明的是,课改起码没把学生的成绩搞砸,凭这一点,我们也就有胆量继续“折腾”下去。所以,课改的最大阻力还是教师自己。近一年来,教师的阻力已经不是在目标不明确、意识不统一、理念不先进上,最大的瓶颈在老师的能力!老师的专业厚度!

抛开现行教育体制的桎梏和高考博弈的压力,我们的课改从方法层面的尝试现在主要存在如下问题,而这些问题的解决恰恰需要老师的能力、毅力和学校的支持。

第一、       关于小组互助。

1、         小组合作的必要性。看所有初中课改学校的操作,都有小组合作。那么,高中是否可以没有小组合作也可以培养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我们发现不可能。从“大锅饭填鸭式”到学生“个体独立思考解决问题”,这个过程中,我们认为一定要有一个小组互助的形式过渡。因为,前面十几年丢失的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不可能到了高中,一声令下,他们的能力就失而复得了。他们必须要有一个互助合作的过程,共同去消化理老师的意图,共同去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当然,合作可以在同桌间进行,也可以在规模稍大些的小组中进行,总之,合作互助是必需的。

2、         合作小组的构成。小组怎么构成,这方面我们也进行了多方面的尝试。但总是觉得差强人意。在这方面,文昌中学给了我们很大启发。在军训期间,就应该就小组合作的必要性和操作方法对老师和同学进行全员培训。然后按照性别互补、学科互补等原则进行组合。鉴于相互间的不了解,所以产生行政小组实际上是在一个多月后。先选出小组长,小组长“组阁”,将学生自主选择小组老师适当干预相结合。为确保小组活动的展开,小组长的选择相当重要。小组长的产生方法是将毛遂自荐和同学老师推荐相结合。小组长再将组内同学分工,原则上按照学科为单位,每个同学负责每堂课得分记录,课后交由课代表汇总。每天再由班长汇总,这样每周、每月、每学期,按照小组得分决定奖惩。全校的优秀小组假期都有红色旅游的奖励。文昌中学作为初中的小组文化建设,应该说是比较规范和成熟了。好处在于成功激发了小组间的良性竞争(他们还有许多避免恶性竞争的举措)小组长负责制,小组相对自治,班级管理和德育教育成效显著。当然,与其小组建设相配套的举措还有许多。我则不再赘述。我们所要思考的是,作为高中的小组合作,是不是也需要这么热闹和奖惩分明?方法可以学得,但效果无法仿效。因为高中生年龄、心理、认知水平、学业压力跟初中生有本质区别。但可以肯定的是,小组构成的时间、方法,对我们依然有很大的借鉴作用。从我们实践中碰到的问题来看,小组长的选择培养、内向学生的关注、特殊学生的引领都是确保小组合作顺利开展的重要工作。

3、         小组合作的操作性。从我们的实践来看,学生的学习生涯中突然出现小组合作,他们经历了一个较长的适应过程。从“不知所措”到现在的“较为熟练”地小组互动,我们认为,改变原因主要在于他们小组成员间的熟悉和对老师意图的熟悉。但合作的效果,我们认为一般——有时甚至是一种表演——但从不会表演到会表演,我们认为也是一种进步。让小组合作正常地开展活动,从学生这个层面来讲,小组长的选择培养、内向学生的关注、特殊学生的引领都是确保小组合作顺利开展的重要课题。但在这些问题解决了之后,如何确保小组合作的有效性,则跟教师的教学组织工作密切相关。有许多问题需要思考,我们只说一点。那就是,教师的教学设计必须围绕教学目标的达成,而教学目标的达成必须依赖一些高质量问题的解决,而这些问题就是小组合作探讨的载体。我们想表达的是,这些问题不能仅仅停留在老师嘴上,而应该变成小组活动摸得着看得见的载体,比如印制成纸质的材料下发给学生,或者打出投影让学生很清楚问题是什么,或者让学生每组准备笔记本,将老师的问题记录下来,日积月累就是财富,也是日后考前复习的抓手,等等。

4、         小组合作存在问题。①学生很少能自己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小组合作还没有成为学生的自觉行为。②缺少自觉行为的表现之二就是在老师给出问题之后,学生还得依靠老师的发号施令才进入小组探讨互助的状态。③学生个体间很不平衡,活跃者主要就那么几个学生。沉默者经常被活跃者“绑架”,失去自我思考的机会。在初期尤为严重,后期不知道是小组形式改变了还是大家都熟识了,好了不少。④小组互助不应该只局限在课堂上,理论上应该在课后学习中更应该互助。但涉及到学校管理、班级管理等问题,系统和局部的矛盾很难解决。⑤学生的浮躁也是一个重要问题。在十多年的求学生涯中,第一次遇这样的学习模式,如果没有先期扎实有效的舆论渗透和切实细致的思想工作,学生会因为“好玩”而心浮气躁。

5、         小组合作注意点。①舆论宣传要及早、深入、细致 ②隐性小组比显性小组来得好。③各小组构成要相对均衡,性别、实力、性格等都要考虑。④小组长要专门培训。

第二、       关于预习环节的落实。

1、         预习环节的必要性。如果学生不预习,就不可能发现问题,也不可能很好地落实老师的问题,小组互助就流于形式。由此看来,能够落实预习环节几乎是课改新课堂能够实施的逻辑起点,其实想来,也是课改是否成功的主要标杆。

2、         落实预习环节的困难。那么,要确保有预习时间,9门学科的老师作业就要相对地少些,现在的高考模式下,语文、数学、英语是不能放松的,理科物理、化学、生物不做作业也是不行的,政治、历史、地理作为文科且高考的副科,即使靠边站,学生每天的作业也是相当可观。假设6门课各半个小时,也要近3个小时作业。加之预习作业,那学生几乎是连轴转的。闲暇出智慧,一个忙碌得连轴转的、缺少睡眠昏昏欲睡的人,还会有多少精力和激情去预习和思考呢?所以,让学生课后去复习,几乎不可能!唯一可行的就是所有科目的检测性作业都当堂完成,课后就做预习作业,但40分钟的课时,绝对是天方夜谭!

3、         预习环节落实办法。新课堂必须要预习,可旧的模式决定了压根不可能有预习时间!于是我们考虑挤出课堂前十分钟给学生预习。后面30分钟要新授、要诊断、要反馈,要高质量地完成教学任务,不改变原来的授课方式根本是办不到的。这里,高质量的集体备课是关键!因课时有限,对教材进行整合、精心选择配套试题、突破重点、难点和弱点,这些目标的达成,脱离备课组的集体备课、精诚合作,在今天老师工作量普遍很繁重的背景下,真的是办不到的!所以文昌中学初一初二两个年级全面铺开,是有其深刻背景和深远意义的!所以预习环节的落实关键是①全年级全面铺开 集体备课 ③课堂前十分钟预习。在教学案上设计预习内容。预习内容紧扣教学目标,但形式不限。

在我们对改革没有任何经验可循和前期的准备不是很充分的情况下,“全年级铺开”,其风险可想而知。实际上,学校将高一29门学科“整体联动”的决策已然了不起。我个人经历了自发和自觉两个阶段的尝试。在2011年带高一一个班历史课时,我就尝试用新的上课方式——主要是以问题来带领学生思考、回归、小组互助。但实践证明,我的努力很快淹没在其他8门学科旧模式的汪洋大海中。学生可能好不容易接收到一点新理念,养成一点新习惯,但很快被其他8门课的旧学习模式所稀释或消灭。所以,班级9门学科必须整体联动。在学校的大力支持下,2012年高一2班的课改实验,我再次感到,9门课的整体联动还是不够,如前说述,离开备课组的集体备课,预习、讨论、教材整合等都是空话。所以,整体联动应扩大到备课组的整体联动,这样才可能确保有优质的教学案的产生。但如果只是一个备课组的整体联动,而其他学科的老师还是孤军奋战,行不行?很难,这个组的努力也许很快会被其他8门学科的影响而湮没。所以,我们觉得,课改的单位起码是一个年级,备课组集体备课。学校要成立专门的课改委员会负责课改事宜。在前23年时间,要有计划有规模地进行宣传、学习、培养。将培养、宣传、学习和设点实验相结合。要预料和设想尽可能多的问题和对策。要走出初中课改模式对我们的影响,更多地思考高中课改的现实问题和探索出属于自己的模式。

近一年的实践让我们深刻感到,课改每一步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改革的掣肘实在太多,如果我们既要改却又顾虑太多,这里不敢动,那里不敢挪,我们永远也走不出旧的窠臼。当我们站在课改外面看课改的时候,我们真的感到,城里的人太难了!如果城头上的人没有振臂高呼、号令天下、砸城破门的勇气,城里的人是很难冲出城外的,即使他们足够得无知无畏!

阅读( ) | 评论( 0 )